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样的?

2017-12-08 19:32 来源:好奇心日报 媒体 /PC /人类

原标题:《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样的?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

90 年里,发生了什么?

“我也是。”

第 90 个获得《时代》年度人物头衔的,是一个受害者集合。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职业和身份,但是做出了同一个决定——打破沉默,颠覆一位权势人物,让余波扩散到各界,鼓励男男女女出声反抗一种腐化社会的常态。

像往年一样,这无疑引起了一些争议。总会有人为杂志不明智的选择而愤怒,而《时代》每一年都会重申——这个头衔不代表编辑部对其获得者的背书或喝彩,它只是试图向这个人/物/集体点头致意,因为他们“对新闻和我们的生活造成了最大的影响(不论好坏),且体现了今年最重要的事件”,仅此而已。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

1927 年至今,从孤身飞越大西洋的查尔斯·林登博格,到发动二战的希特勒与几乎所有在任美国总统,从形形色色的统治者到美国妇女、全世界网民,《时代》秉承着对其影响层面和范围的判断选出了年度人物。读者不一定同意编辑们的标准,但是扫过这些面孔,你能很容易地捋清——过去 90 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最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不论好坏,不论是不是人

年度人物始于一个意外。

1927 年的年终,《时代》编辑翻看着这一年的杂志封面,意识到他们竟然漏了一位重要人物——25 岁便只身飞越大西洋的查尔斯·林登博格。他在 5 月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趟北美与欧洲大陆间的不停歇单人航程。这无疑是历史性的壮举,但是《时代》却忘了给他封面。于是编辑们决定在数月后的 12 月补给他一个封面,并称其“年度男人”(Man of the Year)。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

这个权宜之计演变成了一个惯例。此后的 90 年里,编辑们多了一项年终任务:选出对今年发生的事件影响力最大的那个人,无论这影响是好是坏。

《时代》早期的一句宣传语是,这杂志“关于一切可知的事物及其他”,它为对各种知识充满好奇心的读者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前 10 年的评选结果挺符合这个定位,跨界,覆盖面广,只有四位国家领袖,其他人物来自商界(沃尔特·克莱斯勒),来自负责德国战争赔款事宜的杨格计划委员会(主席欧文·扬),还有引领了“食盐进军”的甘地、罗斯福新政下国家复兴机构总监休·强森,以及第一位女性年度人物华里丝·辛普森,世称辛普森夫人,她让英王爱德华八世放弃了王位。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90 年中只有 5 位女性个人获得此头衔(男性则有 67 位)。在男性政客霸榜的情况下,女性一直以来的缺失也是对这个世界的真实反映——无论在商界还是政界,女性的话语权都还是太小了,《时代》也没想在评选中刻意平衡性别。和之后的宋美龄、伊丽莎白 2 世、菲律宾女总统艾奎诺、默克尔相比,辛普森夫人显得尤为突出,她的力量不在于高位,而是让高位之人主动放弃了权力。

1937 年之后,年度人物很快进入了二战时期,在风云诡谲的 1937-1945 年,卷入大战中的国家元首和军队司令们轮流上着年终封面,其中的很多人都不止一次登顶。有些人很充分地诠释了“不论好坏”的标准——《时代》绝不是在为希特勒喝彩。

一个重大转折很快在战后到来。1950 年,第一个获此头衔的集体诞生了——朝鲜战争中的美国士兵。冷战的铁幕已经落下,美俄两大阵营的对决刚刚开始,作为策略执行者的前线士兵,确实在用行动塑形着这个世界。只是《时代》的推荐语让它看起来更像政治宣传,“没有盟友的支持,士兵是不可能获胜的。集结起盟友便是政府的工作。不过,只有美国士兵恪尽职守,盟友才能被找到。”

开了这个头之后,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集体出现的频次越来越多,上封面的不再是精英人物,平民百姓也有了一席之地,美国中产阶级、美国妇女、美国科学家、全世界的抗议者和“你”——每个人都当过一次年度人物。随着时代越来越强调个人的价值,这本杂志的态度也显得更加“亲民”。改变世界的精英们很重要,“你”同样重要。

《时代》杂志做了 90 年风云人物,当选者和他们的时代背景都是怎

“人物”的概念再次被扩展是在 1982 年。没有生命的电脑上了封面,拉开了信息时代的大幕;接着是 1988 年的“濒危地球”。这种新操作让人眼前一亮,也可能让当年自信的人类们哑口无言,比如深以为自己会登上封面的乔布斯。

然而不能否认,榜单的大部分位置仍然是男性政治人物的地盘,他们均是当年热点事件的绝对主角,有半数都是统治者,似乎有些缺乏新意。这也是《时代》自己承认过的一个局限性,即他们没法衡量长期影响或根据预言来决定人选,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追踪时事人物,这让评选难度没那么高。

除去用集体和非人类偶尔点缀之外,《时代》也在努力给这个榜单添加色彩。1999 年开始,“男人和女人”(Man and Woman)正式改叫“人”(Person),尽可能地模糊了性别要素;在全世界网民当选的 2006 年,人们第一次看到了候选人提名(想想看,“你”在那年击败了数位国家元首)。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时代》订阅量节节下跌,杂志无疑想为年终的大总结制造更多声音,让人们为之争论和猜测,像看体育比赛或奥斯卡一样情绪激动。

他们甚至还推出了票选。只不过投票不影响编辑部的决定。“只想让人们回顾今年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同时让我们看到谁最吸引公众兴趣”。

可以说“年度人物”变成了一场全民关注、互掷观点的评选盛会,在编辑部的决定之外,由社交网络上的数千万讨论融汇构成。

政治和意识形态,是最主流的话题

68 位政治相关的年度人物几乎串起了 90 年来的重大历史事件,他们的名字即是时代的刻痕。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