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类比防盗窗产业链看华为与海康的所谓竞争

  

  每晚雪球菌给您离真相更近的剖析

  中报解读,估值高低,发展确定性,这些都是老调重弹的话题,大家讨论的比较多,我就不赘述了,业绩说明会文字版可以多看一看,可以帮助理清思路,这次说明会唯一没有提到的问题就是关于华为的竞争,我就是来补充这一问题的,因为有很多人在我这里提这个问题。

  其实去年初始就一直有人在谈论华为的竞争,我在去年4月份也发过专门文章分析,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原创专栏里2016年4月份的文章,现在一年多过去了,试问大家有没有感觉到华为进来的威胁?我一直的风格都是逻辑推理,不一定大家都能接受,所以今天换个方式,用形象的比喻来理一理华为和海康的所谓“竞争”关系。

  今天举一个低端的、接地气的,贴近老百姓(603883,股吧)生活的产业,防盗窗。

防盗窗产业从上游的金属材料厂商开始,他们生产大量的统一规格的钢条作为原材料

 

防盗窗产业从上游的金属材料厂商开始,他们生产大量的统一规格的钢条作为原材料

销售给本地区各个街头的防盗窗门店

 

销售给本地区各个街头的防盗窗门店

街头门店直接对接各个居民户,上门测量,回店里用自己的技术对钢条原材料进行切割、坳弯、焊接等,为客户定制防盗窗成品,然后负责上门给客户安装,日后坏了还要负责维护

 
  街头门店直接对接各个居民户,上门测量,回店里用自己的技术对钢条原材料进行切割、坳弯、焊接等,为客户定制防盗窗成品,然后负责上门给客户安装,日后坏了还要负责维护

类比防盗窗产业链看华为与海康的所谓竞争

 
  这就是这个产业的大致样貌,其中,一个地区的金属材料厂商在数量上是极少数的,但是体量上比较大,而路边门店数量上是比较大的,但体量上很小,跟金属材料厂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但是众多的防盗窗门店承接了金属材料厂的大量成品钢条(其实是中间产品),并将该中间产品变成客户直接能使用的最终产品。金属材料厂和路边防盗窗门店,本身是上下游关系,是生态关系,但如果上游的金属材料厂想把这种关系变为竞争关系,理论上也是做得到的,金属材料厂也可以上门为居民客户定制防盗窗,但是相比其生产线上大规模的钢条出货和总体经济规模体量,那些上门给客户定制防盗窗的生意实在是太累人了,就算是真的要做,也不会是材料厂商的优势资源在做,顶多设立一个部门来做这个事情,那这个部门的专业程度以及经营成本,恐怕是不及路边的门店的。反过来看,下游的防盗窗门店,生意做大了,觉得老问你买钢条,钱都被你赚走了,不甘心,我也要自己办厂做钢条,这样对防盗窗门店是否真的可行?这一步跨出去步子太大,本来一个路边店,就算做得很大的路边店,要去办一个规模化的工厂,这个风险就很大了,务实的做法还是深耕客户,把防盗窗做好,同时多找几家上游金属材料厂来供货,相互制衡,谁想加价就是把订单推向竞争对手。

  明白这个产业,也就可以类比一下华为和海康了,华为营收五千多亿,海康三百亿,两者体量上不在一个数量级,华为是海康的上游,华为的芯片是海康的原材料,海康把华为的芯片产品变成最终用户能够使用的监控产品,华为就是上述案例中的金属材料厂商,芯片就是其产品钢条,当然,钢条只是其中一个小类产品,华为还有很多通讯产品,相当于金属材料厂商还有很多其他非用于防盗窗的产品。海康就是路边的门店,防盗窗就是海康为客户提供的各种视频解决方案。

  现在我想谁还要来担忧华为吃掉海康吗?我还是再重复一下,就算最坏的可能性,5000亿华为真的花了3年时间就吃掉了300亿海康,也仅仅贡献了6%的营收增幅,利润恐怕还没有6%的增幅,3年增加6%,任正非会吐血的。海康不是华为的唯一客户,而是众多客户中的一小部分,所以华为的目标绝对不应该是跟海康抢饭碗,而是要为海康制作更大更稳固的饭碗。华为应该是努力提高自己的芯片性价比,让所有的监控摄像机不管是海康,还是大华,还是宇视科技,还是东方网力(300367,股吧),苏州科达,天地伟业,中星微,中安消(600654,股吧)……都有一颗华为芯,这才是IT巨头最务实的目标。

  再来谈谈海康要不要往上游芯片领域拓展,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观点,好像是芯片为王,你不做芯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高科技企业,好像一家企业没有做芯片,就不是一家技术含量很高的公司,这实在是一种对芯片的迷信。其实芯片真的只是一个中间产品而已,需要放到具体的场景应用中才能发挥作用,而这个具体场景,往往不是芯片厂商的强项。英伟达显卡那么厉害,也需要在adobe PHOTOSHOP等各种图形软件以及暴雪、R星、动视等游戏公司开发的热门游戏那里才能发挥性能。游戏公司业绩再好,也不一定会想着去做显卡吧。所以海康要不要去芯片领域拓展,目前来看没有那么急迫的需求,未来怎么样,未来再说,胡总是非常务实的人,知道自己的企业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

  胡总推崇“道法自然”,布局、投入,才是企业在变革中的最重要环节,而利润,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同时也是最不重要的指标。很多人抓住半年报的一些指标看空,其实都是舍本逐末。很多企业可以刻意做大利润,但是那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而海康的不温不火,却是可以每年都带来稳健的增长,从更长的周期看,每年增长的收益,要远高于那些业绩颠簸的收益。

  一个企业甲,年增长20%,连续三年,最后净值是1.728.

  一个企业乙,第一年增长20%,第二年不增长,第三年增长30%,最后净值是1.56。

  但是我们的市场怎么看?在第三年,甲的增长率是20%,给20倍估值,1.728的20倍,股价就是34.56,乙第三年的增长率是30%,就给了30倍估值,股价是1.56的30倍,46.8元。

  你看,明明是甲的内在价值更高,但却是乙的股价更高,这就是中国A股市场。

  毫无疑问,海康一直都是企业甲。

  A股的估值特色,随着A股跟国际的接轨,到底是A股同化外资,还是外资教育A股,我不确定,但是我坚持人间正道,买股票,一定是基于内在价值的投资,长期持有优秀企业的股权,跟优秀企业共同成长,获得企业发展的红利。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