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教师集体性侵案:27年前女生称遭33次强奸疑点重重

  

  原标题:贵阳教师集体性侵案:27年前初三女生控诉遭33次强奸,疑点重重

  记者/曹慧茹 胡园

 1991年,5名老师和1名计生工作人员卷入这桩集体性侵案,六人于2018年合影

1991年,5名老师和1名计生工作人员卷入这桩集体性侵案,六人于2018年合影

  27年过去了,蓬兴明仍感觉那件事像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这件事,关系到包括蓬兴明在内6个老师的清白。

  1991年,贵阳市花溪区的G中学发生一起教师集体性侵案,初三女生钟玲及其伯父钟亮控告该校副校长、教导主任、科任教师在内的4名中学老师和1名小学语文老师,自1989年以来,先后对钟玲实施33次强奸,其中,小学老师事发时系计生工作人员,其妻在G中学任音乐老师,被指控“放哨”协助丈夫作案。

  1995年3月,贵阳中院作出判决,以蓬兴明、陈书昌犯奸淫幼女罪,各判处无期徒刑,两人上诉后,贵州省高院裁定维持原判。其他4位教师被羁押1至3年不等,在未经审判,没有结论的情况下获释。

  对于强奸指控,蓬兴明和陈书昌至今喊冤不服。2018年11月22日,两人的申诉代理律师分别向最高法院第五巡回法庭递交申诉材料。

  申诉律师指出,案卷中除被告人的供述及被害人的陈述外,缺失关键事实证据。此外,贵阳市花溪区法院曾以蓬兴明、陈书昌犯强奸罪各判处有期徒刑9年,两人分别上诉,贵阳市中院裁定撤销原判并提级管辖,对二人作出无期徒刑的判决,律师认为,这违背“上诉不加刑”的基本诉讼原则。

 蓬兴明如今已改名蓬山

蓬兴明如今已改名蓬山

  初三女生控诉遭33次强奸

  引爆这起教师集体性侵案的是一封控诉信。

  1991年6月20日,贵阳市花溪区人大常委会收到G中学初三女生钟玲的一封控诉信。钟玲在信中称,进入初三后,教导主任兼语文老师蓬兴明以辅导、帮助她学习为名,经常在放学后将其单独留下或把她骗到家中实施强奸,并且用引诱、哄骗、威胁等方式让其保持沉默。

  和钟玲的控诉信一块递交的是其伯父钟亮写的控诉材料。他称,钟玲生于1977年10月,现年14虚岁,系其二弟家的大女儿,二弟全家8口人,家庭负担重,生活贫困,钟玲与自己同住并由其抚育,“侄女性情温顺,沉默寡言,学习勤奋。蓬兴明却利用师生关系,采取卑鄙手段,多次侵犯她”。

  两份控告材料随后被花溪区人大常委会批转至区公安局,花溪区人大要求:“请抓紧调查,如情况属实,必须严惩。”

  关于报案经过,钟玲后来在接受警方调查时称:“1991年6月1日,我们去杉坪郊游,回来的路上,蓬兴明在路上拦住我又一次的强奸我……晚上我回家拿牛角刀和圆规自杀,被我大伯发现了,他问我,我只是隐隐约约对他说了。到十七日中考完了,晚上我大伯又问这件事,我不得讲,他打了我几耳光,打了我几拳,我就把事情全部告诉了我伯伯和伯妈。”

  花溪区人大收到控诉材料后的第4天,蓬兴明被抓。蓬兴明当时担任G中学教导主任、语文老师。蓬兴明回忆,1991年6月24日下午3点,他正在忙于考务工作,学校大门突然开进来一辆吉普车,花溪区公安分局几个民警随后将其带到乡派出所接受讯问。

  关于性侵实施者的人数,在1991年6月25日花溪区公安局的询问记录中,钟玲陈述:“只有蓬兴明对我耍过流氓,强奸过我”。

  案卷材料显示,1991年6月29日,钟玲称,她想到如果把几个罪犯都讲出去,“对家里影响大,而且大伯要打要骂。我就用一根绳子吊在住房的门框上,把板凳垫起,再一次准备自杀,被伯父伯母救下。”此后,她又揭发称,陈书昌、雷良书、杨昌洪、李铧四人曾对其实施强奸。

  陈书昌,系钟玲所在班级的音乐教师刘娟的丈夫,也曾担任钟玲的小学语文教师,被抓时从事计生工作;雷良书,时任G中学副校长,主持学校日常工作;杨昌洪时任数学教师、钟玲的班主任。这三人于1991年7月17日同时被收容审查。

  此后,1991年9月11日,钟玲的化学教师李铧被警方控制。1992年7月17日,音乐教师刘娟亦被羁押,她被指控涉嫌通过望风等方式协助丈夫陈书昌强奸。

  据案卷材料,蓬兴明、陈书昌等5人被指控对钟玲实施33次强奸。

 陈书昌出狱后改名陈庶昌

陈书昌出狱后改名陈庶昌

  涉案多人称被刑讯逼供

  钟玲的伯父钟亮今年70岁,独自一人居住在距离G中学不到1公里的房子里。对于揭发案件的过程,他称事隔多年,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

  而陈书昌等涉案人员均指出,自己和钟亮有直接或间接的矛盾。

  陈书昌称,他曾因做木材生意,借过几次钟亮家的货车,因此与其发生过一些争执。

  蓬兴明称,其妻当时在乡政府从事计划生育工作,曾依照政策对钟亮下过手术通知,让其限期做相应的节育手术,“计划生育的事,乡里很多人都怀恨在心,也包括钟家。”

  钟亮向北青深一度否认当年的控告行为有报复性质:“我不可能违背侄女的意思,也不可能陷害谁”。

  分别被羁押1至3年不等后,在未经审判,没有司法定论的情形下,雷良书、杨昌洪、李铧、刘娟先后获释,如今,他们有的还留在教育系统,有的则自谋出路。四人均称,在羁押期间遭受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

  杨昌洪回忆,当时他尚未成家,“父母拜托给两个弟弟照顾,我不怕,没做过的事,始终不会认罪,也就免了牢狱之灾。”

  蓬兴明称,在看守所期间,他多次遭到刑讯逼供、诱供,办案人还暗示同监室羁押人员对其采取各种手段折磨,直至其吐血,这些人还威胁要对其家人采取措施。

  “那种痛苦真是让人受不了,我想着先逃过这关,留着命,后面还有检察院和法院会给我公道。”蓬兴明称,被抓两天后,他仿照办案人员提供的材料,作出有罪供述。

  蓬兴明现在的申诉律师袭祥栋指出,在目前所见的所有卷宗中,蓬兴明仅作过一次有罪供述。后来的生效判决确认的3次强奸事实,却并非这份供述中的内容,时间和地点都对不上。

  1991年7月19日,案件侦办人员之一贵阳花溪区公安分局肖以乾作出情况说明称:“我错误地将钟玲的控告及钟6月24日的一份陈述给蓬看了,尽管是他自己要看的,但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甚至是错误的……”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