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减招 毛坦厂镇的经济凉了?

  

(原标题:中国教育界“巨型航母”减招,高考小镇毛坦厂的经济凉了?)

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减招 毛坦厂镇的经济凉了?


经济观察报 6月4日,王峰带了四波陪读家长来家里看房,但没有一人明确表达租房的意愿。11间小屋刚租出2间,平均年租金也比去年少了2千元。王峰告诉经济观察报,毛坦厂镇的租金已经连续近三年的下跌,相较2014年巅峰时期价格减幅过半。

毛坦厂镇位于安徽六安市大别山北麓,地处偏僻的群山之间,从六安火车站到毛坦厂镇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2007年,毛坦厂镇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镇,而外界最为熟悉的则是镇上的毛坦厂中学,每年过万人的高考大军让毛坦厂镇获得了一个别名——高考小镇。

小镇经济围绕毛坦厂中学而发展,家长的陪考需求衍生出山区乡镇独特的房屋租赁市场。租金以毛坦厂中学为中心向四周递减,因为离校门近,王峰家所在的位置是毛坦厂镇最紧俏的“学租房”区域,但今年毛坦厂镇的租赁市场略显萧条。

王峰将其归因于“房子增多学生减少”:“这两年学校招的高一学生数量减少,但是镇上的房子越来越多。”不仅是房屋租赁市场,小镇上的餐饮、教育培训、服装加工等行业也在面临着客流减少或招工难的问题。看似红火的高考经济暗藏着危机。

2016年开始,安徽省六安市教育局加大对各区县中学招生秩序的规范力度,并严格控制学校招生规模,要求各区县在2020年消除56人以上的大班额现象。受到政策的影响,毛坦厂中学的招生人数大幅减少,2016与2017两年时间中,高一新生数量相较过往减幅过半。同时,随着二本三本的合并,毛坦厂中学的复读补习中心也在经历生源减少的挑战。

很少有一个地方同毛坦厂一样,因为一所中学而闻名,与一所中学共命运。毛坦厂镇的经济像一根藤曼,攀附在毛坦厂中学的大树之上。如今,学校的减招让镇上的人们感到一丝焦虑。

商机无限

“高三一走就没什么人了,剩下的高一高二根本没有多少人,毛中以前每届至少五六千人,现在的高一高二对比以前人数少多了,每个年级不到三千人,减少了将近一半的量。”6月5日,刚过中午12点,林军已经开始收拾店外摊位上的食材和厨具,毛坦厂中学北门外的学府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与上午的热闹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林军来自福建,8年前来到毛坦厂镇开了一家馄饨店。上午8点,毛坦厂中学的高考送考车队从他的店门前驶过,载着今年毛坦厂中学最后一批高考生离开了小镇,接下来,小镇上的商家要开始进入一年中的清闲时节。

小镇依附于毛坦厂中学的的高考经济呈现出“潮汐”式的特点,7月份的暑假同样也是当地人以及外来商家们的夏季假期。但这两年,大部分商家的夏季营业时间缩短了一个多月,随着高三与复读学生的离开而迅速结束。

前几年租房市场火爆时,林军和当地人租下了两层的住宅,楼下作为店面,楼上转租给陪读家长。今年年初,租金到期后,林军决定只对楼下的店面进行续租。“一栋楼租下来一年要12万,现在学生人数变少,租出去不好转手,两层都租下来的话显然不划算。”

林军店铺所在的学府路正对毛坦厂中学北门,学生客流量大,是当地商铺最为密集的街道之一,餐饮店、书店、淘宝店、教育机构等各类小店紧凑地挨在一起。林军的馄饨店向南二十米左右有一家炸鸡店,玻璃门上贴着出租转让的告示,但店铺的广告牌依然保留在原处。“镇上的小店很多,看着很热闹,但是除了个别做的很好的店,能开的比较久,其他店铺里基本很难看到老面孔,小店从开起来到关掉,有时候速度特别快。”学府路上另一家炸鸡店的年轻老板胡鹏告诉记者。

胡鹏是毛坦厂本地人,过去在合肥打工,去年年底回到毛坦厂开起了炸鸡店。“当时在外面看到报道说毛坦厂中学周围生意很好,不想在外面继续打工了,加上自己喜欢吃炸鸡,就想到回来开炸鸡店。”

2017年底到2018年初,另外有四家炸鸡店在毛坦厂中学北门外开业,与胡鹏店铺的位置相隔不远。“有一家店几乎是和我的店同一时间开起来的,那时候我回来搞装修的事,看到那家店也正在装修,但没多久,那家店就关门了。”胡鹏说。他分析,店铺增多、客流减少是导致其快速倒闭的主要原因。

毛坦厂镇学府路上的店铺以餐饮店居多,面向无家长陪读的学生客户群。毛中以严格紧凑的学习时间管理而著称,学生需要每天早晨6点20分进班早读,中午11点50分至12点20分休息,下午5点15分下课,5点50分进班,晚上10点50分晚自习下课。“山里和城市不一样,在毛坦厂镇,我们这种店基本都是学生来消费,家长和本地人肯定不会来。学生每天在校外吃饭的时间最多只有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我们每天真正营业的时间其实只有一个半小时。”胡鹏说。

除了餐饮业外,当地的房屋租赁业也在经受生源减少的冲击。陪读文化在毛坦厂镇盛行,毛中学生大多数在高一时住校,但随着升学压力的增加,升入高二后便会陆续搬出学校,同前来陪读的家人一起居住。陪读需求催生的房屋租赁业是毛坦厂中学附近乡镇居民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大量学生家长涌入毛坦厂镇陪读之前,王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十多年前他开始将自家房屋分成11间10平米左右的单间对外出租,一间房的租金最高时可以达到一学期17000元。目前一家人以收租为生。“在这里做生意的主要是外地人,本地人很多都是房子喂饱的。前几年租金一直涨,这两年就不行了。”王峰已经租出的两间房中,有一间是上一名房客介绍租出的,为了表示感谢,王峰给了她两百元的介绍费。

毛中对全镇经济发展的贡献不仅体现在餐饮、租房、商贸方面,还体现在对当地服装加工业的带动效应中。在毛坦厂镇,小作坊式的制衣厂随处可见,20平米的屋子里坐了近十名女工,门口堆积着废弃的布料。

三年前,李丽辞去外地服装厂的工作,到毛坦厂陪读,并在闲暇之余办起了一家羽绒服制衣厂,接收外贸订单,年产量能够达到3000件。李丽告诉记者,小镇上目前有80家制衣厂,厂里的女工主要是陪读妈妈。“来这里工作的主要是镇上一些家境较差的陪读妈妈,她们既可以在孩子上学后的打发时间,也可以每个月拿3000元的收入补贴家用。”

2016年后,毛坦厂中学新生减少,李丽的制衣厂遇到招工难的问题。“自从学校招生受到限制,来陪读的家长减少,现在很难招满人,以前招工都是不用愁的。”而她也担心,这种招工难的问题之后会持续扩大。

规模化的高考经济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毛坦厂中学的规模化扩张一直是当地经济最大的增长动力,并吸引着大量外来人口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向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逆流。

8年前,林军第一次从福建来到安徽六安,寻找落脚的地点。他想到在学校门前开小吃店,向当地人询问“哪里有比较大的学校”,对方告诉他可以去毛坦厂中学。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