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毛坦厂中学的高考生们:学习强度大但谈不上高考工厂

  

  “我已经买好了6月9日去成都的飞机票。”

  “去玩吗?”

  “不,去找我女朋友,她在川大。”

  4月25日凌晨,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的高考生李浩一边吃着宵夜,一边对澎湃新闻聊起自己高考后的打算。

  李浩说,去年高考分数没达到心仪高校的录取线,他就把目光放在了毛坦厂中学,“(来这里后)第一个月,难受想回家”。但此时,他并不后悔选择到这里来复读,也不再用“难受”形容自己的复读感受。

  李浩书桌上的倒计时牌上,写着距离回家的时间。倒计时牌下,是他今年的高考目标——到武汉大学学医。

  虽然在这里学习,没有双休、睡不够觉,也没有业余生活,但李浩并不认同这里是“高考工厂”的说法。

毛坦厂中学一名高三学生的书桌。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胡芮默 图

毛坦厂中学一名高三学生的书桌。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胡芮默 图

  “毛中是个适合学习的地方”

  “如果你想要学,毛中是个合适的地方。”2018年4月底,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名毛坦厂中学高三学生在匆忙吃饭的间隙告诉澎湃新闻,镇上几乎所有的作息时间都围绕着学校、学生在安排。

  早晨6∶00不到,天尚未亮透,毛坦厂中学的学生从小镇各个角落汇聚到学校门口,再散至各个教室。每天早上的6∶30至7∶30属于早读时间。“大声早读,多读一句多考一分。”高三文科班复读生王晨(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这是他们班上的口号。“班主任为了给大家打气加油,编了很多类似的宣言。”

早晨6∶00不到,毛坦厂中学旁的出租房内陆续亮起了灯光

早晨6∶00不到,毛坦厂中学旁的出租房内陆续亮起了灯光

  学生们纷纷表示,学校的课程安排是,上午四节正课、下午三节正课、晚上三节自习,每节课45分钟。高一、高二每周一节的计算机课几乎最受大家期待,原因是学校禁止学生使用手机,而计算机课提供了上网机会。

  “高一、高二尚有音乐、体育、计算机(等课程),高三还剩下体育课,但常被改成主课。我很久没上过(体育课)了。”4月18日,一名高三理科班学生趁课间十分钟,在跑回出租房拿作业的路上告诉澎湃新闻。

  一名复读生说,高三年级早上本应有晨跑,绕操场两圈,但由于人多,一个班一周只跑一次。在四月中旬前,每天中午会有“每周一歌”的教唱活动。“学校音乐老师会(在广播)教唱一些青春、活力的励志歌曲”,高二理科班学生赵文夕说,自己最喜欢的歌是不久刚教唱过的《春风十里》。

  高三学生对“考试”已经无比熟悉,尤其临近高考,“几乎天天都有小考”。一名理科班高三复读生称,“以考代练”是毛坦厂中学最常用的备考方法,“一周一次总测,外加三次数学、三次理综。”另一名高三学生则称,老师一般在高二就教完了所有内容,进入高三阶段便开始复习。他还表示,有的班级考试时,老师会让同桌间放上小隔板,以防止作弊。

  每天11∶30到14∶00是学校午饭和午休时间。据一名高三复读生描述,学校食堂每天会提供午、晚饭,菜式有数十种,很少变换花样。“不赶时间的话,我们一般在学校外面餐馆吃。”

  每到饭点,校门口的餐饮摊位前学生总是络绎不绝。为节省时间,很多陪读家长选择将饭做好带到校门口,学生们匆忙进食时,家长便端着菜盒站在一旁。镇上某全托中心专门在学校食堂包下了一个窗口,每天中午将饭送到窗口,专供在该中心全托的学生食用,菜式相对学校食堂变化更多。

放学时,校门口的餐饮摊位前学生总是络绎不绝

放学时,校门口的餐饮摊位前学生总是络绎不绝

  午饭后,不少班主任为了防止学生浪费午休时间,会要求学生12∶30前就回教室午睡或做作业。复读文科班学生林洁告诉澎湃新闻,老师一般不会占用大家午休时间讲课,有的班主任反而会“强制”学生午睡,甚至提前规定好午睡和做作业的时间,“比如规定13时前必须趴桌上睡觉,再做作业就会被批评”。

  “几个月看一次手机,网友以为我死了”

  午饭过后,学生陆续回到班里,送饭家长提着饭盒和小凳沿着学府路,转进各条小巷的出租房。

  在毛坦厂镇口有个临时客运中心,每天早上6点到下午5点半,往返六安市区的小巴在这边停靠。

  4月25日,陪读爸爸方加全气喘吁吁地提着饭盒,从临时客运中心的方向逆着人流赶到校门。他说,因为早上回市区办事,回来时刚好错过了小巴,晚了20分钟。“女儿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她,只好托同住一个院子的陪读家长帮忙带个话(会晚到会儿)。”

每到饭点,学校门口就会聚集很多送饭家长

每到饭点,学校门口就会聚集很多送饭家长

  即使是上课时间,临时客运中心也会有长着学生模样的人三三两两从市区开来的小巴上走出,往学校方向走去。“成绩退步了,老师让我回家休息两天再来。”25日下午3时左右,来自六安市区的高三复读生高超从家里返回学校。

  高超告诉澎湃新闻,高考落榜后,自己被家长送到了毛坦厂中学复读。不送全托、不要陪读是他跟父母谈的复读“条件”。平日,他自己租住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房租一年2万余元,三餐都在校门口或学校食堂解决。高超所在的复读班里共有130多名学生,像他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同学来自安徽各地甚至外省。“我们班人还不算最多。”

  不同于方加全的女儿,高超拥有一部智能触屏手机,这是他用攒下的零花钱偷偷买的。“学校不准我们用(手机),我不想上交,但在教室不敢用,被发现会很‘惨’。”高超告诉澎湃新闻。

  “老班(班主任)私下让我们‘举报’偷带手机和谈恋爱的同学,但我就算知道也不会说。”高超说,自己虽然到现在连班里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但他不愿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让“战友”受罚,“玩不玩手机嘛,纯靠自觉,学习很枯燥了,每天吃把‘鸡’当放松了”。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