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高考工厂!毛坦厂陪读妈妈的话让人心酸 为了孩子怎么都行

  

临近饭点,带着提着饭盒的送饭家长陆续赶往校门口,以女性居多,但也不乏陪读爸爸。

为了均衡营养,耿毅现在每餐都会给女儿准备点水果,"那天给她弄了半个西瓜,没吃完,今天就少带点(水果)"。

他说,女儿模拟考试考了460多分,有希望考本科,这让他很开心,但自己从没问过女儿心仪的学校。他告诉澎湃新闻,女儿从小在寄宿学校上学,一个礼拜才能见一次,自己很珍惜这段陪读时光。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

放学的音乐声响起,学生快步涌出校门,见到女儿,耿毅赶紧打开抱在手里的饭盒。耿毅说,中午时间紧,舍不得打断女儿吃饭,所以自己从不主动和女儿搭话,"她有时(吃完饭)会跟我讲讲学校的安排"。

和耿毅一样,大多数送饭家长都不会在送饭时跟孩子有很多交流,他们不愿为了说话耽误孩子吃饭--"怕孩子噎着","当然想多说说,但舍不得耽误孩子(吃饭时间)"。

老北门东侧,陪读爸爸凌宇的眼睛正穿过送饭家长的人群望着即将放学的儿子。他说,儿子今年读高三,为了陪读,本在北京做皮鞋生意的他,去年放下了生意来到毛坦厂。"原来和孩子交流太少",说起陪读原因,他表示,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

此前,凌宇的儿子都住在老北门东侧的全托中心。为了不让儿子重新适应环境,凌宇没有重新租房,而是一起住进了全托中心,和儿子同吃同住。平时,除了和一些聊得来的陪读家长聊天聚会外,凌宇喜欢坐在全托中心楼下,听着学校上下课的音乐声一遍遍地响起、结束。

同样放下生意来陪读的还有秦伟(化名),他形容自己是陪太子攻书,"打不得骂不得,犯错了都不敢说"。

来自六安的秦伟,已陪读到了第三年,他是租住的楼里唯一一个陪读爸爸。说起第一次来到毛坦厂时,他回忆说:"感觉自己扎进了女人堆"。此前,他几乎没有做过家务,但因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妻子工作又不便离开老家,只能由他过来陪读。"不陪不放心,孩子爱玩手机,不自觉。"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