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探访六安毛坦厂镇竹编手艺 生活处处皆艺术

  

探访六安毛坦厂镇竹编手艺 生活处处皆艺术

竹编

  出生于大别山深处的篾匠世家,邹红在六安毛坦厂镇“家家山后有竹子,人人都会竹编手艺”的氛围中长大。少年时放弃了上大学,邹红一心扎进竹编中,成为六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将六安竹编手工艺传承下去。

  “我从小就对竹编情有独钟。”邹红说。在成为竹编手艺人的过程中,她还设计出新的产品。“考虑到适用性与现代人的需要,我设计制作了一些竹编生活用品。”传统的农业用具需求减少,邹红将首饰盒等大众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物品用竹编语言表达。为了迎合大众的喜爱,邹红在产品设计上绞尽脑汁。“首饰盒用到的竹篾要更精细,花型要有设计感。”她举着手中大气、古朴的首饰盒说。像这样一个首饰盒,熟练工一天只能做一组。

  十几岁正式拜师,开始学习竹编手艺,钱蕾跟竹篾打了二十年的交道。每个产品的造型不同,制作用时自然也不同。越精致的东西需要编制越久。一只精巧,工序复杂的倒径篮,她需要编制一小时。套圈、编制底部、成形、收口、上配件、上色。倒径篮编制工艺复杂,一个工龄五年以上的成熟工最快一个小时只能做一个。这种诞生于唐朝的花道用器直径十九厘米,却有500多道迴,需要转五百多回竹篾。

  邹红、钱蕾所在的竹编厂,是六安当地为数不多的传统手工竹编厂。小到花器、首饰盒,大到一把椅子,厂长董铭都要求工人们注重细节,精心对待。六安竹编的制作过程复杂,破篾需要专门的破蔑老师傅一根根手工破好。“竹篾有很多种,编织不同的产品需要用到不同的竹篾。”董铭说。“像这个筛子需要用到九种竹篾,每个竹篾都不会扎手。跟市面上十几块一个的完全不同。”董铭用手抚摸竹编筛子,展现筛子光滑的表面。

  “我们家用的是大别山一带生长的贵竹,必须是三年生以上的。”董铭介绍,“这样的竹子节长、平,制作出来的竹篾柔软。我们家坚持传统,坚决不做劣质产品。”董铭指着一把泛着美玉光泽的椅子,“这是一种颜色”,他看向另一把铜红色、仿生木质花纹的椅子:“这是烤出来的颜色。”

  然而谈到未来的发展计划,董铭却难掩悲观:“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没想过能走到哪里。”目前厂里生产的产品主要销往日本及东南亚国家,一年产值200万。竹编产品在国内销路难以打开。然而手工成本却很高。“一个普通的竹椅售价160元,人工、材料成本要130元。一个大工、一个小工一天只能做两把。”与上世纪80年代末相比,人力成本涨了50倍,销路却打不开。去掉人工、原材料等成本,全厂一年毛利润20万。

  除了销路、成本,人才也是制约竹编厂发展的因素。1979年出生的钱蕾是竹编厂里最年轻的竹编手艺人。“年轻人现在不愿学竹编。”董铭说,“过去我们都是从祖辈那里学会的竹编手艺,现在的80,90后却都不感兴趣。”原本从事竹编工艺的匠人们也都谋求“更赚钱”的行业。董铭家的竹编厂是家族企业,厂里的员工人数从89年建厂时的200人降到如今的三四十人。现在厂里的破蔑师傅仅有十位,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而且没有传承人。

  “出去打工,或者承包工地的木匠活一年一人就能赚二十多万。”董铭说,“招人难,没人很多活我也要自己干。前几天我带人上山选竹子,还摔了一跤,把腿摔了。”

  作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邹红也担心六安竹编艺术的传承。“希望政府能给手艺人更多保障、补贴。”她说,如果竹编行业的工资水平跟其他水平持平,愿意从事这行的人也就多了。(记者 徐慧冬 彭旖旎)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