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毛坦厂中学:只为高考而生,复读是“有期徒刑一年”

  

毛坦厂中学:只为高考而生,复读是“有期徒刑一年”

荒诞“高考镇”:复读是“有期徒刑一年”

文/陈薇 李强

(本文系2013年旧稿)

安徽高考镇,是一个因天时、地利、人和而造就的现实神话。它有些荒诞,却不乏合理;它有些残酷,却无可奈何。

大概没有哪个中国乡镇,会像这个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一样,似乎只为高考而生:小镇里饭店叫“状元酒楼”,超市叫“学府超市”;镇卫生站里贴的是中学班主任的联系电话;卖得最好的保健品是脑清新和五个核桃;街上打出的横幅是“××品牌伴学子安心踏实马到成功”;甚至连三轮车上也挂着高考倒计时牌;临近高考,连皮鞋摊都打出了“庆高考大放价”的促销广告……

小镇的灵魂和核心,是一所超过2万人的高级中学:毛坦厂中学(及金安中学)。近10年来,毛坦厂中学以其8成以上的本科升学率屡屡创造高考神话。

2013年,毛坦厂中学待毕业的高三共有90个班,其中应届47个,复读43个。共计11222名学生参加高考,这也是该校参加高考人数首次突破万人大关。

“今年我们希望有8000人以上(超过本科线)”,分管教学的毛坦厂中学副校长李振华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这天是6月4日,他的嗓子因忙碌而变得沙哑。

盛名之下,李振华并不讳言毛坦厂中学的成功,“更多来自于非智力因素”。

毛坦厂中学:只为高考而生,复读是“有期徒刑一年”

图说:6月4日,高三的陶飞(右)和父母在学校外租住的平房内休息。毛坦厂中学高三学生大多由家长陪读租住在校外,多数租住的房间设施简陋。

“有期徒刑,一年”

学校超市里,一片密密麻麻的手机电池和台灯正在集中充电,上面写着主人名字,五角钱一次——原来,为了防止学生娱乐,女生宿舍里连电源插座都没有。刚到金安中学,女生王玲就被“震撼”了。

在六安市甚至安徽省来说,毛坦厂的严格管理早已出了名,“特别适合那些管不住自己的学生”——王玲觉得,她原来就读的另一所乡镇高中,晚上9点就下晚自习,正是她偷偷溜出去上网的“客观”原因。

而在毛坦厂,班主任让她做好“坐牢”的心理准备,“有期徒刑,一年”。

除了学习,王玲没有别的事情可干。她的时间被一张作息表严丝合缝地分解掉。早上6点20进班早读,直到晚上10点50下晚自习,休息时间只包括:午饭、晚饭各半小时,午休1小时——午休本是2小时,但班主任要求学生到教室睡觉,顺便再匀出1小时自习。

“连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王玲向妈妈抱怨。

但她没有理由退缩。她是主动要求到金安中学复读的。金安中学是毛坦厂中学与另一家私立学校共同出资成立的私立中学,接纳复读生和应届高中生,两校资源共享,其实可以看成是一所学校。

2012年高考,安徽省文科三本最低控制分数线是512分,她只考了448分。这个分数很不凑巧,去年的收费标准是文科低于450分的,4万8千块一年。如果因为学生自己承受不了压力而退学,开学2周后便不再退还。

一进教室,王玲便被各种口号和标语包围。前后门贴着,“进班即静、怕苦莫入”;黑板上方贴着“天道酬勤”,两边还是标语:“树自信、誓拼搏、升大学,回报父母;抢时间、抓基础、勤演练,定有收获”。

老师戴着扩音器上课,151名学生挤满教室,“笔掉了都不能弯下腰捡”。逢考试时,学生便自觉拿出一块白板立起隔开。因为人太多,他们没有举办过运动会。当然,音乐、体育课已在高三课表上绝迹。

王玲皮肤白净,眉眼细长。她并不算瘦,但很快发现,她的臀部和大腿明显胖了——坐在桌前不运动的结果。班上还有女生便秘,因为吃完饭后立刻趴桌休息,胃似乎不能消化。班主任见怪不怪,说这些都是复读症状。

高二理科男生李勤,每天的课程作业大致包括:2套数学试卷、4篇英语阅读、1张物理试卷、1张化学试卷和其他生物作业等等。作业实在太多,以至于政治、历史、地理等老师上课,会主动在20分钟左右结束,余下的时间就让他们做卷子。

22点50分下晚自习回到家后,李勤还要继续学习到凌晨12点半至1点才能上床睡觉。“在我们同学里,能在12点以前睡觉的几乎没有”,他说。曾有一位班主任甚至对家长们说,如果孩子跟你说作业做完了,可以出去玩了,你不要相信。因为,“我们布置的作业几乎做不完”。

而毛坦厂也没什么玩的地方。最后一家公开营业的网吧,被学校与派出所设在门口的视频监控逼得关了门。全校160多个教室、毛坦厂镇的重要路口、校园几大出入口,都由学校安装了视频监控。一些台球厅私下经营,还有浴池包夜,仅此而已。

周考、月考、联考,王玲始终处于考试的紧张之中。每次月考后,学校根据学生成绩模拟发榜,一本二本三本,将所有学生归在对应的榜单下。

为了激励学生,很多班主任的口头禅是“两横一竖,干!”老师们相信,高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依靠训练和重复便可以对付过去。不需要学生有多大的主动性,只要跟着老师走,遵守纪律、跟上进度,高考成绩必然会提高。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1999年高考,毛坦厂中学达到本科分数线的学生还只有98人,2005年一举突破千人,随后每年以近千人的增幅,直到2012年高考,7626人达到本科线,占到了参考人数的80%以上。

而复读生的成绩往往比应届生更好。一年题海后,人均可提高100分左右。

倒计时牌挂在教室黑板旁,王玲的课桌上也贴着一张高考倒计时表。每过一天,她就用钢笔画去一天,浓到整个方格都被涂满黑色。

毛坦厂中学:只为高考而生,复读是“有期徒刑一年”

“高考镇”神话

自我鞭策

“如果今年再考不好,我可怎么办?我多大了?不能再复读了。”一天傍晚,高三复读女生李佳佳哭了。妈妈在一旁,第一次意识到女儿的绝望。

这是每个复读生最深切的惶恐。因为太过沉重,亲人之间很少提起。

复读生们在自己的课桌上表达这一切。有学生写上2012年高考分数,总分用红字划出圆圈。有人贴了一封检讨书。有人只写一个字,“拼!!!”还有一句话是:“这是你必须偿还的债”。

“常忆高考落榜时,匹夫当有凌云志”,这是挂在一间复读班教室里的口号——学校并不介意以自揭伤疤的残酷方式,以失败者姿态制造焦虑、激发斗志。

事实上,毛坦厂中学起初也是“失败者”。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