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校简介党建之窗教研天地校园资源校园新闻教师学习学生活动校园刊物教师寄语
1
 校园公告
新闻园地
校园资源
教师园地
学生活动
教师寄语

 

 

闷得要命的生活

  

隔天周五的计算机课。上网的时候匹诺曹给我发文件。他的QQ名就叫匹诺曹,并且花了几个Q币把头像也换成了那个撒谎的孩子。

我问他是什么文件啊,他发过来一个呵呵傻笑的表情。

我点了接收,然后打开,呼的一下,冒出一个小人,对着我大声狂笑:哈哈哈哈,我只是看你有没有在努力工作!

巨大的声音响彻了我的耳朵,还有我的五脏六腑。我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无聊,所以只是牵强地扯了扯嘴角。

匹诺曹问我,看了吗?他说,我希望你开心一点。

我就无语,漫无目的地在网上闲逛。其实我心里乱得很,我想不会吧,难道匹诺曹喜欢我?他居然会喜欢上我?

我得隆重地重新介绍一次我自己:我17岁,刚上高二,长相平平,成绩还可以;我不爱说话,却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心活动;我表面上对什么都无所谓,可是我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赞扬或者批评;我与奶奶和爸爸一起长大,从10岁开始就没有妈妈

沉默的爸爸和年迈的奶奶--我的生活很闷,闷得要人性命,所以有时候,我挺羡慕像匹诺曹这样没有大脑的男生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好似一颗巨大的糖果,他吸啊吮啊,永远都是那么有滋有味的幸福模样。

这个大嘴巴

高二快要结束的那个初夏,匹诺曹丝毫不为即将到来的高三紧张或者忐忑,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有时候拿着涂满颜料的画笔到我跟前说,闵琳,给你画几根胡子。

我丢给他无数个白眼。

但是说老实话,我心底很感激他。他逗我开心,也没有将我的秘密“发扬光大”。这样同学们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怜悯我。要知道,10岁时候的那些小学同学,他们得知我妈死掉时那些目光,刺激着我柔软的心,几乎使我寸步难行。太难熬了。

放假那天,我正在收拾行李。廖廖突然跟我说,闵琳,匹诺曹说你没有妈妈,他......我的心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

我以为呢,哼,我以为,我以为他什么都没有说。这个匹诺曹。我怎么能够相信这样大嘴巴的男生不会爆料呢。

我虚弱地对廖廖笑了一下:都是真的。

然后我都没敢看廖廖的脸就跑下楼,穿越长长的水泥路,停在男生宿舍那个圆形门门口。然后我像个泼妇一样叉着腰,扯开嗓门喊:匹诺曹!匹诺曹!

他走出来,一脸茫然地站到我面前。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可能是都回家了。我的脸憋得通红,我恶狠狠地说:匹诺曹,请你,不要拿我的事到处做宣传!

什么事?

我没妈的事!

我推了他一把,看着他。他一个趔趄,摔到围墙边上去了。

他重新站起来。兴许是被我推得火了,他冲我大声叫:我也没妈,你知道吗?!然后,他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骂了声白痴,就扔下我,独自回宿舍了。我从没见过匹诺曹发过这样大的火,愣住了。

回到宿舍,廖廖在等我。她说你在哪儿?我话还没说完呢!匹诺曹说你没有妈妈,他也从小没有妈妈,他想让我劝劝你,让你想开点,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是痛苦的。

                

 

学校简介 | 党建之窗 | 教研天地 | 校园资源 | 校园新闻 | 教师学习 | 学生活动 | 校园刊物 | 教师寄语 |